求 重生之庶妹gl 全文+18篇番外,重生之庶孑狠毒完结了吗

 

求奚别离的《重生之嫡女庶嫁》TXT

你好~~

资源已上传【附件】或【网盘】链接~~

【如果】是rar或者zip格式~~

【右击解压】就是【txt】啦~~

【如果】手机用户看不到附件可以【追问】或者留【邮箱】哦~~  

期待亲的【光速采纳】哦~~

感谢~~


PS:请放心下载,附件设置下载的金额只针对其他直接下载的童鞋,提问者无需再支付财富值了哟,么么哒~~                                        


重生之庶孑狠毒完结了吗

完结了,可以选择去书旗小说看,下面是大结局:史浩宁拗不过明锦之,只能让他同行。从安城到南郡城只是路上所花费的时间就需五日,即便是快马加鞭,最快也要三日。他们的时间不多,而且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更是觉得时间不够用。于是,他们收拾好东西就上路了。
春兰、秋霜等人担心他们此行的安危,但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目送他们出城。
此行轻装简从,史浩宁只带了明锦之派来的一个婆子,留了一个在家照顾史浩天。听说这两个婆子都是会些拳脚功夫的,所以带着也好。
明锦之在出发之前就命南郡城的属下开始收集信息。史浩宁知道后,心中感叹,带着这样一个情报头子,简直就像开了外挂一样。程瑜夏也知道此事,也不怎么担心,一路老神在在的。
一路上史浩宁与明锦之共乘一辆马车,这马车是明锦之弄来的,比寻常马车大了不少,内里的空间很大而且布置的十分舒适。
马车的暗格里有吃食,另还备了锦被垫子,史浩宁要是累了也可以躺下休息。旅途奔波劳累,明锦之一直陪在史浩宁身边照顾他,倒是让他少受了不少苦。
“子长,你说当今圣上为什么会让瑜夏跑这么远去查案?这明显不合常规嘛,难道他就这么缺人?”史浩宁觉得有些疑惑不解。“这也没什么好疑惑的,他就是在物尽其用而已,估计是南郡城的事不简单。”幸好此时已经到了夏天,要是冬天让安之出远门不是要他的命吗?不过夏天炙热,也容易中暑。
“哎,那瑜夏不是接了个危险的差事?”
“危险和机遇并存,这也说明瑜夏是入了当今的眼了,就是瑜夏资历尚潜,在朝堂之中也没有根基,不知道是祸是福?”其实是祸是福也要看程瑜夏自己的手段了,当今这样器重他,肯定会招人嫉。
“但愿此行顺利。”史浩宁不愿意和朝廷扯上关系,他心不在此。看来回去之后,他得大病一场了。
程瑜夏看着他们二人同进同出,明锦之的无微不至,史浩宁的坦然接受,心里对两人的关系已经有了定论。明家少爷虽对少爷体贴入微,但他还是隐隐有些为少爷当心。毕竟最经不住考验的就是人心,更何况他们还是两个男人。
他想着找时间与自家少爷好好谈谈,要是少爷能离得了明少爷那是最好。要是少爷坚持,他也只能祝福他们了,毕竟这是少爷自己的选择。只是他娘那里免不了要伤心担忧了,哎~~
第五日,他们终于到了南郡城,这里的风景秀丽,山水如画,且气候湿润盛产米粮,物产丰富。比之安城更为繁华、富庶。
他们并未通知师爷和衙门小吏,悄悄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史浩宁被霸道的明家大少勒令休整一日。没人管的程瑜夏当日就带着小厮出门微服私访。
明锦之也没闲着,派人看住史浩宁之后,直接去了南郡城宁安楼据点。他此行目的一是巡视,二是听取情报。
史浩宁无奈,虽然明锦之对他的在意程度让他喜悦,但是像个女人一样被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又让他觉得别扭。他也是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能总是被人护于羽翼之下?
于是明锦之出去之后,他向店小二询问了南郡城最热闹的茶楼,带着明锦之安排的护卫喝茶去了。
夜里三人聚到一起,汇总各自得来的情报。
“南郡城的知府大人官声不是很好,上任两年,收受贿赂不少,更是不乏冤假错案。恨他的人多得去了,不排除仇杀的可能。”这是程瑜夏今天打探来的消息。
“刘知府被杀之前与南郡城中富商陈文新来往慎密,但在此之前两人却毫无交集,而且陈家也没有什么官司。要说是想要攀附刘知府,那之前为什么又无所行动?”明锦之手上掌握的消息不止这些,但是还需进一步确认。
“哎,城中百姓还在对此事议论纷纷,只是大多数人都认为他死有余辜,还有人额手称庆。”史浩宁说着抿了一口茶。
“刘知府这官做得还真是天怒人怨。”今天程瑜夏已经打探了不少消息,明天他们就去府衙。他们人生地不熟,第一天未去府衙就是担心被人蒙蔽。
因为手中的线索有限,三人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比较好。不过陈家那边是肯定要派人盯着的。
第二日,三人去了衙门。李师爷带他们到后衙看了刘知府身前居住的府邸。此时四处已经被清理干净,丝毫看不出凶案现场的痕迹。程瑜夏不觉怒火中烧,厉声质问之后,李师爷才小心翼翼的说是知道新知府要来,所以他们才把屋子收拾干净的。
这借口过于牵强,先不说程瑜夏只是过来查案,并不是新任知府。且即使是有新任知府到来,师岂会不知道如此重案现场不得轻易破坏。
当他们想要前去义庄查看被害人尸体,却得知为了防止疫病横行已近被尽数烧毁下葬,只有仵作的《尸格》留档。
虽说天气炎热,尸体容易腐烂,尽快处理也无可厚非。但程瑜夏查证之后发现,命案发生后第二日,所有遗体就被焚毁。
这事到处透着诡异之处,第一天明察暗访之下,就已经可以确定这一定不会是仇杀。而且衙门里的人似乎有内鬼,而且还不少。
于是第三日开始,史浩宁研究《尸格》还有衙门里的一些案件资料。明锦之虽然陪着史浩宁,但是已经安排手下把衙门这些人的家底,还有最近的动向打探清楚。
这时宁安楼的强大之处就体现出来了,他们花了一天时间就把知府衙门的人事关系不论是明面的,还是暗地里的全都打探清楚。然后又派人把这些可疑之人监控起来。因为他们都未见过被害人的尸体,史浩宁更是反复研究仵作的《尸格》,经过对发现现场之人的询问,还有与《尸格》的对比,他发现这其中有问题。
于是程瑜夏把仵作与发现面案额衙役叫来,反反复复不断的询问当时的情景。说着说着,这两人就在一些细微的情节上说错了。
原本他们还认为,这两人之中只是有一人在说谎,谁知道最后却是两人都说了谎。程瑜夏把这两人交给了自己带来的衙役,亲自带去刑审讯。
在仵作的《尸格》中,刘知府一家人都是被贼人所杀,当时血流遍地,场景很是渗人。衙役的供词也是如此,原本这也没什么。只是总有些人聪明反被聪明误,衙役在陈诉案发现场时,细节上描述的太过详细,就像是提前背好台词一样。
虽然他演戏也演得很到位,但是被反复询问之后就露出了破绽。而且他所说的案发现场,与仵作的《尸格》有着极细微的差距。询问之后,仵作明显也有些问题。
不过这两人不知是受到什么威胁,还是因为嘴太硬,大刑之后依然没有招出任何有用的消息。程瑜夏派人搜查了两人的家中,发现两人家中具都是人去楼空。
此时程瑜夏已经停止对他们用刑,开始追查他们家人的下落。最终他们找到的确是这两人家人的尸体。于此同事,牢中两人却因为伤势过重而亡。
程瑜夏大怒,用刑的衙役请罪,他们用刑都很小心并不会至死。追查之下才知道,有人在刑具上动了手脚,二人皆是中毒而亡。
皇上给他们的时间越来越近,案情却还是扑朔迷离。程瑜夏把当初处理现场的所有衙役拘来问话,然后又把人放了,让明锦之派人盯住这些人。
明锦之对此处宁安楼的能力很是怀疑,于是从附近悄悄调集了人手过来,暗中调查。
转眼皇上给的十五天期限只剩下三天,但是案情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
“大人高明,看来那黄口小儿是要无功而返了。”
“哼~~皇上给的期限马上就到了,我看他怎么交代。”这人语气中是说不出的得意。
“我看最后皇上还是会让大人亲自出马。”
“那是肯定的,到时候我把这桩案子了结那在皇上面前可就大大露脸了。”
“小人提前恭喜大人,只是到时候是治谁的罪。”
“当然是谁下的手,由谁来担着。”说话之人语气中透着一股阴狠。
到了皇上给的期限倒数第二日,敦王到了南郡城,他是奉命前来。要是程瑜夏到期未破案,他就接手这案子。
敦王到了之后询问了案情,也不知程瑜夏与他说了什么,只见他神色凝重,一脸阴郁的出来。而程瑜夏出来之时,却是神色轻松不少。
到了最后一日,程瑜夏开堂审案,敦王照例在一旁监审。师爷与捕头都被押了上来,同时还有陈文新。原来刘知府一家并不是被贼人闯入杀害,而是被人下毒害死,然后被人重新布置了一番。
而下手之人就是师爷和捕头两人,但是他们也只是动手之人,在他们身后还有指使人,这指使人为此地周巡抚。
刘知府与周巡抚两人原本是狼狈为奸,但是刘知府贪得无厌,草菅人命,弄得百姓怨气冲天,不断有人上告。
眼看周巡抚就要瞒不住,刘知府手中握有周巡抚的把柄,并一次要挟周巡抚帮忙。刘知府自以为手中握有了保命符,谁知这才是真正的催命符。刘知府的行为触怒了周巡抚,于是他买通知府师爷和捕头下手除去刘知府。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刘知府与师爷有血海深仇,师爷的未婚妻一家在刘知府任知县时,成为了一桩冤案的牺牲品。师爷也正好要找机会把刘知府除去,于是下手狠辣的把刘知府一家三十余口全都灭了。
师爷的行为打乱了周巡抚的计划,他原本只想要刘知府一人的命,然后由他来审理案件。谁知事情闹大了,皇上亲自派人审理此案。
于是他想办法湮灭证据,争取来人查不到他头上。到时候由他接手,所有事就好处理了。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师爷开始也想掩盖事实,逃过一劫,而且他自喻是为民除害。不过被揭穿后,见无法逃脱罪责就全都招了。而陈文新完全是被周巡抚忽悠进来,将来作为幕后的替罪羔羊的。
南郡城的案子了结,程瑜夏也算出名了,不过官路却不好走。他一出仕就是从四品,比别人起点高了不少,虽然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也是当朝第一人了。而且上任不到一年,他就搬倒了两位巡抚,受此牵连的大小官员更是数十人。
为了保护史浩宁和明锦之,程瑜夏对明锦之的功劳提都未提,史浩宁的也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案件结束后,善后事宜交给了敦王处理,程瑜夏先回了安城。
明锦之调来了自己的得力属下,留在了南郡城清理门户。此次案件中宁安楼的信息受阻,处处失了先机,完全是因为此处宁安楼的负责人与官府之人有了牵扯。
查清事情真相,明锦之是不会收下留情的。不过他身边跟着史浩宁,为了史浩宁的安全,还有就是不想他接触到自己血腥的一面,他把此事交给了属下处理。
而明锦之带着史浩宁一路游山玩水慢悠悠的回了安城。回到安城之后,史浩宁因劳累大病了一场,几乎去了半条命。当然他这病是装给别人看的,免得以后三天两头被派出去破什么案。
他这小身板可经不起那样的折腾,而且他还是比较喜欢自由自在,毫无拘束的生活。不过这一趟南郡城之行他与明锦之朝夕相处,感情倒是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史浩宁病了,明锦之当然要在他身边照顾,于是他成天粘着史浩宁。史浩天见此,感觉到了深深的危机感。但是对于自家师父的强势他又束手无策,难道他真的要看着自家哥哥被狼给叼走?史浩天深深的纠结了。
史浩宁养病期间,史家那边却是更乱了。
史浩轩的花柳病已经有了症状,而且被史老爷和史夫人知道。当然史浩宁安排的人是不会让周姨娘与史老夫人错过这么重要的消息。
这次史老爷是彻底对史浩轩失望透顶,史家怎么能让这么一个人继承。于是他把目光放到了史浩然身上,希望他能有出息。他也不求什么了,只要能守住这份家业就好。至于早就分家出去的史浩轩和史浩天完全被史老爷忘到脑后。
史夫人与史浩轩为此大受打击。史浩轩觉得不敢置信,为什么他会染上这样肮脏的病。他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事事不顺,还被人算计毁了名声。
这时他豁然开朗,他想到那吴仁拖着他去花街柳巷的事。他愤恨的一圈锤在桌上,他这病定时那是染上的。他呲牙咧嘴,面目狰狞,恨不得把吴仁碎尸万段。到底是什么人要算计他,是谁要毁了他?他不甘心,被人算计如此,毁了一生,但又不知道是为什么,气急攻心,憋闷不已的史浩轩口吐鲜血,积郁成疾。
不过此时可不会有人来关心他,他已经不在是史家风光无限的继承人。他成了史家的耻辱,弃子。唯一在意他的史夫人,已经被接二连三受到打击的史老爷关到偏院礼佛去了。史老爷觉得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都是因为史段氏不会教子。
女儿被退婚,儿子被夺了功名,毁了名声和身体,史夫人也悲痛欲绝。今后她的一对儿女可怎生是好?
史段氏被关到偏院之前,跪在史老爷面前苦苦哀求,让他看在夫妻二人多年的情分上好好善待她的两个孩子。
“老爷,轩儿会如此也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被陷害的啊,有人想陷害我们史家,您一定得查明啊。”史夫人也想通了里面的关节,不过史老爷信不信就是一回事了。而且现在吴家的人消失的干干净净,即便要查也无从查起。
“这事我自有定夺。”史老爷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人把史夫人带下去。他在轩儿身上倾注了全部心血,当初对他的期望有多高,此时对他的失望就有多深。虽然他很可能是被人陷害,但是他的蠢笨却让史家因此而蒙羞。
史夫人被禁足,管家权交到了周姨娘的手中。周姨娘有些癫狂的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报应啊,这全都是报应,没想到史段氏也会有今天?老天有眼,这都是她的报应啊。”
以后这史家就只有她的然儿一个儿子了,那史浩轩能活多久还不知道呢。不过她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这样她觉得还不够,她也要让史夫人尝尝丧子之痛。
为了把持住史家后院,心里已经极度扭曲的周姨娘趁着史老夫人因打击病倒,而放松警惕,开始给她下慢性毒药,让她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
自此史家后院全部落入周姨娘手中,因为她是个不能扶正的姨娘,她不会让史段氏死去,也不会让她被休,只会让她挂着正室夫人的名头永远被禁足偏院,直到她的然儿成为这史家的家主。
史浩轩躺在床上,无力的看着紧闭的门。自从他病倒之后,下人对他是越来越疏忽了。现在管家的换成周姨娘之后,他身边的下人全都被换了。而新换的下人,不是对他冷嘲热讽,就是对他不闻不问。
他想见他爹,但是他爹却不愿意见他,以前对他宠爱有加的父亲现在把他视为了耻辱。想到这史浩轩暗黄枯瘦的脸庞落下晶莹的泪珠,他悲凉笑了,笑得撕心裂肺。
听闻史家的事,史浩宁觉得此时不用他插手,这些人都不会有好结果了。哎,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他对于史家已经失去了兴致。
“子长,我的事已了,我想搬家了,你呢?”史浩宁看着明锦之,窗外透进来的光照射在他身上,给他渡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让他原本就出色俊逸的五官增添了几分色彩。不知什么时候起,子长已经成长为这么出色的男人了。
“自然是安之去哪,我就去哪。”明锦之看着史浩宁温柔的笑了,当初他们可是说好了,离开这里到乡下之后他们就成亲。
“你会后悔吗?”
“永远不悔。”知道史浩宁要走,周大伯一家虽然不舍,但是故土难离。秋霜左右为难,但是已嫁为人妇的她,只能嫁夫随夫。
史浩宁把现在住的宅子给了他们,把秋霜和秋雨都留了下来。她们现在都有了各自的生活,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况且他身边已经有了最重要的人。
秋雨流着泪要跟他一起走,被史浩宁拒绝了,她的家人都在这。因为秋雨还未出嫁,史浩宁索性一并把给她留的嫁妆给了她
史浩宁把之前买的宅子卖了,把胭脂坊的生意交给巧慧打理。拜别了林夫子和春兰母子,带着史浩天、东方,王婆子和杏儿、鹃儿一起去了程家村。
杏儿和鹃儿是王婆子知道要走,托人从史府里赎出来的。两个丫头给她办了不少事,对她也像亲娘一样。
史浩宁以养病的名义去了乡下,临走前他和程瑜夏说好了,以后写好书会派人送来给他,并把之前写好的书交给程瑜夏。程瑜夏心中愧疚,要不是他少爷的身体也不会这样。
圣上收到了程瑜夏送来的书籍,不禁惋惜,如此人才偏偏有个破败的身体。上次不过查个案,就累得病倒差点没命,哎~~可惜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到了程家村,虽然史浩宁家中人口简单,但是明锦之那边确是人数众多。
到了程家村之后,他们并没有进村,而是直接去了村子边上的树林里。越往里走,史浩宁觉得这景色越来越熟悉,当看到不远处幽静别致的宅院时,他才想起这不正是当初他梦中见到的‘家’。
他只是在聊天的时候无意间提了一下,没想到明锦之就真的建了这样一处宅院。不过此时这宅院里已经是张灯结彩,到处挂上了红绸和红灯笼。
“安之,我们到家了。”他早已命人提前准备好,等他们到了休息一天后就可以拜堂成亲。他早已等不及想要把安之娶过门。
以后这就是他的家了,史浩宁看了看四周铺满荷叶的湖面,如同画卷一样的宅院,很喜欢这个家。
他们正式入住之后,明锦之久兴奋的开始准备他们的婚礼。史浩天知道师父拐走了自家大哥,而且大哥又是自愿的,他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史浩宁修整了一天之后,就穿上了与明锦之一样的喜服与他成亲。走到今天,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只是亲友不能参加,有些小小的遗憾。
等到拜堂之时,史浩宁才发现高堂竟然是兰姨,而且秋霜他们也来了。看着她们笑意盈盈的祝福自己,史浩宁觉得刚才那点小小的遗憾全没了。
原来早在史浩宁说要到程家村时,明锦之就去找了春兰。刚开始春兰是很难以接受,心里早有谱的程瑜夏不停的劝解她,只要少爷自己愿意,过得幸福其他都不重要了。而且少爷身体不好,明家少爷可以很好的照顾他。
于是最终春兰出现在了两人的婚礼上,自己从小照顾着长大的少爷竟然和一个男人成亲,春兰心中始终觉得别扭。但是见少爷幸福的笑容,她还是把自己心中所有的不认同压下。她现在已是诰命夫人,以后要是少爷过得不如意她马上把少爷接走。
因为今天的新人都是男人,宾客也不多,一对新人一同招待了酒席,直到宴席散去才回了两人的房间。
“安之,从今日开始,你终于是我一个人的了。”明锦之拉着已经喝得有些晕乎乎史浩宁走到桌前,倒了两杯酒,两人喝了交杯酒。
摇曳的红烛映照下,明锦之看着俊秀出尘的史浩宁,在一袭红衣的映衬下他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细腻白嫩。因为酒精的缘故,他的两颊让上了红晕,飒是好看。明锦之的眼神暗了暗,一把抱起他往床铺方向大步走去。
“啊~~”突然其来的失重感让史浩宁轻呼出声。接着他就被明锦之轻柔的放在床上,拉下帷幔。
“安之,你是我的了。”明锦之声音里带着难掩的情1欲,伸手解开他身上的喜服,直到露出衣服下白皙精瘦,却无比诱人的躯1体。
“呵呵~~你也是我的。”史浩宁呆呆的笑了两声,也伸手去解明锦之的衣服,不过有些晕乎乎的他怎么也解不开。
“乖~~我自己来。”明锦之的眼神盯着被他剥光的史浩宁,动作迅速的脱了身上的衣物。然后压在史浩宁身1上,亲吻着他身1体。从他的唇,到胸口,到腰际,一直往下~~“啊~~”感觉自己的小安之突然被含住,史浩宁不禁喊出声来。他的腰不自觉的摆动,想要获得更多的快1感。
就在他感觉快要身寸出的时候,一根冰凉的手指在他身1后的小1穴徘徊,然后突然插1了进1去,同时带进去的还有膏状的物体。
“唔~~”那种不适感,让他闷哼一声。
“很快就舒服了。”他已经快忍不住了,要不是怕伤害到安之,他早已长驱直入。
明锦之一边安抚着小安之,一边不断的给他扩张,直到他认为已经可以之后,迫不急的的闯了进去。
“啊~~”突入起来的巨大压迫感和撕裂般的疼痛,让史浩宁惊呼,双手紧紧住着明锦之的臂膀。
“安之,放松~~”虽然已经很好的润1滑扩1张过,不过初次承1欢,那里还是紧得把他夹1痛了。
史浩宁皱着眉,慢慢试着放松身体,疼痛慢慢减缓,但是那种身1体里存在着别的物1体的感觉还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
感觉到史浩宁放松,明锦之终于人不知律1动起来。
多年以后,史浩宁悠闲的坐在廊下,看着练武场上俊逸的少年身影翻飞,剑花飞舞。越长越精致的小呆瓜东方,一如既往的在边上崇拜的看着自家少爷。
明锦之站在一旁,负手而立时不时指导两句。现在的明锦之浑身上下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就像一坛子陈年老酒,越来越醇。
这些年来史家陆续有消息传来,他们到了程家村不久后,周姨娘把史馨柔嫁给了一个小商户,那户可不是什么好人家,史馨柔的日子过得不怎么好。接着史老夫人过世,同年史浩轩也没熬过跟着去了。这两人的病逝,周姨娘在其中做了些手脚。
周姨娘一时风光无限,春风得意。史夫人知道史浩轩的死了,差点崩溃想要随他而去,不过因为担心女儿,硬是撑了下来。
接连而来的丧事,让史老爷心力憔悴,特别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哀让他苍老许多。曾经最优秀的大儿子死了,二儿子带着小儿子不知所踪,三儿子胆小懦弱没有主见,难道史家就要败在他手中?
为了史家的将来史老爷忧心忡忡,他想再要个儿子好好培养,于是频频出入后院。老爷的心思周姨娘不是不知道,她早就不能生了。她决不允许家里有其他人和然儿抢,于是做了不少手脚。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史夫人为了报复周姨娘,把这事捅到了史老爷面前。史夫人被放了出来,重新掌权。于是两个几乎疯狂的女人为了杀子之仇不死不休。史夫人在史馨柔难产而亡后,选择了与周姨娘同归于尽。
至此史老爷瞬间衰老下去,他只能把史浩然带在身边学习,也不在期望还能教养一个孩子。在想什么?”明锦之来到史浩宁身边,见他正发呆,唤醒他。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幸福。”
“嗯,过几年我想把宁安楼交给小天。”明锦之看着史浩天的方向,对这徒弟很是满意。
“只要他愿意,随他去吧。”史浩宁无奈,都是他当初讲的武侠故事害人啊!让史浩天坚决的走上江湖路,一去不回头。
“你别担心,在他还不能完全接手之前,我会看着的。”明锦之坐下,把史浩宁抱在怀里。
“对了过继孩子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找好了,过两天就带回来。”“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都要当父亲了。”
“是啊,刚认识你的时候,还是小小一个白嫩嫩的汤圆团子,现在都是俊逸出尘的大好青年了。”想起那时的安之,明锦之忍不住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听他又说自己是汤圆团子,史浩宁不服气的在他颈部咬了一口。
“安之,你这样挑1逗为夫,是不是为夫昨晚没有把你喂饱。”明锦之的声音有些黯哑。
“大白天的你想干嘛?”史浩宁感觉到他的东西竟然石更了,真是经不起挑1逗。
“明知故问,当然是白日宣淫。”明锦之说着,抱起史浩宁往寝室方向走去。混蛋,小天在看呢。”史浩宁又羞又气的狠狠拧了一下明锦之的腰肉。
“那就让他羡慕去吧。”
史浩宁气得想大喊,羡慕你妹啊,真是越来越没节操了。

求重生之庶妹gl全文+番外

这个?

求奚别离的重生之嫡女庶嫁.txt百度云 谢谢

  重生之嫡女庶嫁 作者:奚别离
  这是你说的那个片段:
  “这么一注意,更觉得他身上处处都不对,她记得前世的苏有容衣着只爱浅淡飘逸的衣服,总是是艾绿配月白之类的,而且除了道袍和披风,似乎就没见他穿过别款的衣服,常常一副快要羽化登仙的样子,今日外面御寒的大衣服却变成了一件绛紫色挑云纹暗绣的半臂敞衣,衣襟上带子未系,露出里面铁青色交领直身,和腰间束的很紧的皂边儿同色大带,足下是一双皂色皮靴,头上仅以一支金银绞丝镶琥珀的簪子束发,整个人显得爽利而不扎眼,和前世简直是判若两人。”

求古代重生后悔GL文,类似于(重生之庶妹)(重生之长公主)

重生之倾世帝王
重生之帝国宠妃

重生之表小姐

重生之妖狐妲己

重生之大唐

冰山傲娇养成记

重生之公主为妃

重生之冒牌世子真驸马

女帝重生

重生之长公主要你死

重生到建元四年

小说重生之嫡女庶嫁结局是什么

 如筝回头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叹了口气,“夫君……我一定是傻,竟然怎么都猜不出……前些日子我就该跟你来才对,”

  苏有容险些跟她天人永隔,此时也是有些后怕,脸上却还是云淡风轻的,“不是你傻,是你夫君我太聪明了,瞒天过海机关算尽,骗了你也骗了耶律瑶,她自然是恨我的,哭着出了这帐子,你就别怨我了,笑个,行不?”说着便伸手抚上她脸颊:“都没事了,笑笑,不然我心疼啊……夫人!”

  如筝点了点头,脸上浮起一个微笑,伸手抚上他胸口,摇了摇头:“聪明?你才是最傻的那一个……”她踮起脚尖抬头凑向他,双唇相接时那熟悉又带点陌生的感觉,让她一阵战栗,下一瞬,便被他牢牢锁在怀里,轻吻也化作了疾风骤雨。

  中军帐门口,凌逸云赶紧放下刚掀了一半的帘子,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默默叹了一声,帮他们屏退了门口的卫士,转身站在门口当起了门神。

  两日后,北狄王派出使节,向盛军递交了正式的降书,除了表示谨遵大盛提出的各项要求外,还递出向盛国重新纳贡称臣的意思。

  苏有容看着手里的降书,听凌逸云几番客套屏退了使者,待帐中只剩二人和几个亲信,才抬头笑到:“除恶务尽,如今服软却是晚了!”

  凌逸云笑着看了看他:“你此番倒是把北狄人恨惨了!他们犯在你兰陵侯的手里,怕是要不得善终了……”

  苏有容笑着摇摇头:“兄长不必说笑,个人恩怨是小事,不过此番北狄重新发难,加上这两年同耶律瑶的相处让我明白,北狄是个惯于劫掠的民族,他们的道德都是野兽的道德,事理都是强盗的事理,是不能和,只能打的民族!”

  他抬头看看凌逸云,微眯了眼睛:“纵容他们,就是祸害自己,我自然不是要杀绝,不过我要赶尽!议和只是第一步,待咱们三关和这个堡垒的防线完成,万无一失之后,我便要奏请圣上,叫凌三哥带兵出征,到时候火铳加火炮,定要把他们赶出我大盛边界千里之外!”

  他声音不高,语气却是斩钉截铁,凌逸云点了点头,刚要称是,却突然想到他刚刚的一句话,失笑到:“怎的说着说着又把叔罡绕进去了!要剿北狄你自己来,扯上我们作甚?!”

  苏有容看着他也笑了:“呀,大哥真机敏,居然被你听出来了……还以为能摆你们凌家一道!”

  所谓谈笑定江山,二人一番笑谈似的谋划,却真的铸就了大盛日后二十年对北狄的国策,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后面的许多场战争虽然如同他们意料的一样,都是压倒性的胜利,但过程却持续了整整一代人,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几日后,戍守重建废城的三关兵将来到,凌逸云和苏有容向他们交接了军务和新军,在五千兵马的护送下,离开了战场。

  大军开拔的那一天,如筝坐在帷车里看着前面战马上的自家夫君:虽然大病初愈,他却还是拒绝了凌逸云让他乘车的建议,如筝看着他玄色的背影,那随意束在脑后的雪白发丝还是刺得她微微叹息了一声,却勾得旁边两个孩子又扑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如筝心里一酸,轻轻揽过应祯和应祥:“没事了,娘就是叹一声,今后就都好了……”

  应祯听她这么说,笑得眯起了眼睛:“娘,以后咱们就能日日都看见爹爹了是不是?!”

  如筝笑着摸摸她头:“是啊,只要你爹在府里,肯定会日日来看咱们的,祯儿放心……”一旁服侍着的雪缨和环绣也笑着附和,双生子高兴的拍了拍掌,如筝的心情也就欢畅了起来,刚要放下帘子,却听远处一阵马蹄声响过,雪缨身形一动便出了帷车,同外面换了男装的小七陆眉儿双双挡在了战马跑来的方向。

  如筝心微微一提,却不怎么害怕,不仅仅是因为五千大军和五百神机营的护卫,更多的是因为前方那个玄色的身影。

  盛军见到黑水城方向跑来一队人马,马上传令戒备,盾兵上前构成防御,墨色的盾牌后隐隐可见亮闪闪的长枪,再往后是有条不紊装填弹药的火铳兵,待火铳兵也准备就绪,对面人马的旗帜已经清晰可见,那是北狄最精锐部队的黑旗。

  黑旗军不过千余人,在大盛军队百步之外停住,军阵分开,从其中打马走出一人,正是北狄溯清公主耶律瑶。

  苏有容见是她,便对着凌逸云笑道:“约莫是来给咱们送行的,不必理她,戒备着走就是了。”

  凌逸云点了点头便下令大军开拔,却不想还未动,那边耶律瑶却是大喝了一声:“慢着!”

  苏有容无奈打马上前扬声问到:“公主有何贵干?”

  耶律瑶看了看队伍中的帷车,喝问到:“那车里是谁?”

  苏有容面色不见喜恶,只是据实以告:“是本候的夫人。”

  耶律瑶苦笑了一下,突然转向帷车:“林如筝,出来相见。”如筝在车里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也是一阵感慨,她撩开帘子朝着苏有容望去,苏有容也正看着她,如筝笑着露出一个疑问的眼神,苏有容略思忖了一下便打马到了帷车边对她伸出手:“出来见见也无妨。”

  如筝笑了一下,便钻出车子,拉着他的手上了他的马背。

  耶律瑶看着他二人合乘一骑缓缓来到军阵前列,心里酸楚更甚,她再一次仔细地,狠狠地上下打量着对面那个女人,依然是那样不起眼,容貌风姿较之自己如天地之差的她,却因为现在坐的那个位置,注定成为了全天下最令她羡慕的女人……

  耶律瑶和如筝都没有说话,只是那样静静地互相看着,一时气氛就有些诡异。

  耶律瑶看着雪白战马上苏有容怀里的如筝,她的目光没有因为看到自己而带上一丝获胜者的矜傲或是得意,只是那样淡淡的,如静湖无波,耶律瑶回想了一下,除了勒令自己罚跪的那一次,似乎任何时候她的目光都是这样,让她摸不着她的心思……

  耶律瑶陷入了回忆,她身后军阵里的萧楚雄却是一阵无名火起,他与如筝虽然没有任何过节,却因耶律瑶的嫉妒而对她心生恨意,或许不是对她吧,不知所为的怒火烧的他抽出雕翎,搭上强弓,借军阵的掩护对着那个宝蓝色的身影放出一支猛箭,箭矢挟着风声的射向马上的如筝,耶律瑶发现想要喝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箭窜向马上的如筝。

  一瞬间,耶律瑶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目光从箭矢移向了如筝的脸,却见她居然神色不变,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还是那样浅笑看着自己,下一瞬,苏有容拨转马头一扬手,袍袖里飞出一道银光,“叮”地一声响,那支箭矢便应声落地。

  见北狄人居然敢出手攻击,凌逸云双眉一扬便抬起手,五百神机营火铳立时上前,黑洞洞地枪口对准了对面的北狄人。

  萧楚雄急怒之下不计后果地放出那一箭,现下自己也知道是惹了大祸,赶紧打马挡在耶律瑶身前,情势一触即发之时,苏有容却轻轻一挥手,神机营火铳兵又退回了军阵之中:

  “耶律瑶,你有意思么?!”他不带喜怒地说出了这么一句,仿佛闲话家常,却让耶律瑶心中一寒,又转为怒火:“萧楚雄,谁让你放箭的!”

  萧楚雄来不及向她告罪,只是一个劲儿催她快走,耶律瑶刚要斥责,目光却突然一凛,一声断喝:“你小心!”

  萧楚雄连忙回头,却见苏有容抬手指着自己,他看到他刚刚那一手,哪里还敢大意,赶忙提剑护在身前,少顷却不知怎么的左肩一麻,低头看时,臂上没有盔甲的地方已经中了一枚小小的断箭,他还没来及伸手去拔,双眼一黑便栽倒在地。

  耶律瑶心下大骇,打马上前刚要质问,苏有容却是微微一笑:“他死不了,不过那条膀子要废了,免得他日后再生什么邪心,躲人背后放冷箭!”

  耶律瑶心内一窒:她如何不知双臂对草原上的勇士是多么重要,但她也知道,苏有容能饶他一条性命,已经是十分仁慈了……

  未待她出言答复,苏有容在马上拱了拱手:“千里送终一别,公主留步,后会无期!”说完便也不理他,自调转马头回到军阵之中。

  耶律瑶看着全副戒备的盛军里慢慢远行的那一骑二人,心里百味杂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得调转马头,令人抬了萧楚雄,向着黑水城走去。

  行至半途,萧楚雄慢慢转醒,不顾劝阻执意上了马陪在耶律瑶身侧,耶律瑶转头看着他苍白的面色,目光里第一次露出一丝关怀:“楚雄……我要去伽措湖为大狄祈福,你随我去么?”

  听了她的话,萧楚雄心里一惊:伽措湖是极北雪原上的一个大湖,相传是北狄人的祖地,也是北狄国的圣湖,因此世世代代都有皇族或贵族因种种原因不嫁或守寡的公主贵女长居那里为国祈福,那里是圣地,也是囚笼,是死地……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便是一急:“殿下!您不能去!您何必为了……”

  耶律瑶回头看着他笑了笑:“我不是为了他,我是为了大狄,自今日而起,我大狄的运数便要开始衰落了,我只是想要圣湖保佑……咱们不要衰落的太快。”

  萧楚雄看着她的侧脸,她脸上是自己不熟悉的淡然和决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劝住她,便也笑了:“公主去哪里,属下自然是一定要跟着的,我是殿下的亲卫嘛……”

  两支队伍背向而行,离得越来越远,如筝坐在马背上,想着苏有容刚刚那句“后会无期”,心里说不出的畅快,思绪飘来飘去地,一会儿想着他此番受了大磋磨,回去定要给他好好补补,一会儿又想着车里的两个孩子,自今日起可以日日与父亲在一处,该有多高兴,纷繁复杂地想了一堆,出口却只化作一句话:

  “子渊,咱们回家么?”

  “嗯,回家!”

小说重生之嫡女庶嫁结局是什么 是喜是悲

《重生之嫡女庶嫁》,男主是现代军医穿越,女主自杀后重生了,两人都属于很聪明很厉害那种,女主遭遇小人陷害、无耻男的纠缠等等,好在女主善良,有祖母姐妹兄弟的爱还有男主的爱和帮助终于战胜一切困难,最后和男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求类似重生之将门庶女,重生宠溺世子妃,重生之嫡女庶嫁这样的小说,求大量,求推荐,要宠文,不要有虐呀

重生之锦绣嫡女
贵女如玉
庶女嫡华
重生相府三小姐
重生豪门之嫡女
重生幸福攻略
重生之嫡女无双
朱门千金

重生古言,女主重生后和庶妹关系变好,每个人都有好结局。

我看过!!名字忘了 但是女主家族姓楚对吧 那个妹妹嫁给卫小公子养毒物的 是我看的第一部重生小说 !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澳门巴黎人网站地址>